旅游新闻

安陵容明知温实初与沈眉庄奸情为何不告发任由祺贵人挑

发布日期:2020-06-24 09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甄?以“熹妃”身份强势回宫后,沈眉庄与温实初的一夜情有了身孕。安陵容听说后,假意来找眉庄共叙塑料姐妹情。恰在此时,温太医端来一碗安胎药,眉庄立即笑靥如花、含情脉脉、周身闪耀着初为人母的喜悦光辉,这一切都让心思缜密的安陵容灵敏地嗅到了恋爱的酸臭味。

一是温太医亲自为眉庄熬药,而宫中,一向是太医开药方,宫女奴才熬药,安陵容在甄?和眉庄身边这么久,早知温太医对甄?的情意,却从未发现温太医如此对待甄?。再加上甄?心气高,入宫前就曾明确拒绝温实初的提亲,可见温太医和甄?不会真的有奸情,有奸情的最有可能是眉庄。二是温实初亲自端药来,并没有假手眉庄从娘家带来的贴身丫鬟彩月服侍,而是自己亲力亲为。最重要的是,温太医作为外男,进出碎玉轩,并没有任何通传,仿佛回到自己房间一般,这点充分说明温太医和沈眉庄的关系非同一般。这种家常似的相处模式,不光沈眉庄和温实初丝毫没觉得有何异常,就连碎玉轩的丫鬟奴才也觉得是一件??平常、见怪不怪的事情,可见温实初和沈眉庄的熟识相处早已司空见惯。温太医看到眉庄刺绣,担心其太过劳累,关心的并不是有损龙胎,而是“会伤眼睛”,这可是关心母体本身呀,完全不是看在龙胎的份上。

再看看沈眉庄的反应,听到温实初的关心,立即露出小女儿的娇羞神态,没有丝毫反驳,完全顺从温太医的意思,连忙点头说“是”,简直像极了初怀有孕的新媳妇,因偶尔贪玩被孩子爸?嗦关切嘱咐一番的样子。别说安陵容本身心细如发,就是粗枝大叶的一个女人,看到这般情景,也会猜得八九不离十。安陵容一直对眉庄恨之入骨,当她发现这么一个惊天大瓜时,立即有了“恍然大悟”的表情,她突然意识到,温实初与沈眉庄“昭然若揭”的情意,可以给眉庄致命一击。

安陵容明知这个秘密,却为何不立即告诉皇上皇后,致眉庄于死地,从而给甄?致命一击呢?原因当然是时机不对。就如安陵容发现纯元皇后是被宜修害死的秘密时一样,她也是选择秘而不宣,将秘密紧紧握在手里。为了再次投靠甄?,作为交换的赌注,去换取甄?的信任,从此姐妹亲和。况且,眉庄和温实初的事情,还只是她的猜测,虽然十有八九,但没有确凿证据,不可贸然行事。一来眉庄母家家世颇高。连皇上太后都要给几分薄面,若是不能一朝致敌,安陵容和其家族必然受其连累,不得翻身。二来沈眉庄背后有太后撑腰。而自己虽然依靠皇后,但眉庄并非皇后第一要打击的对象,在没有十足的证据情况下,皇后断然不会忤逆太后,最后背锅的必然是自己。三来自己目前正被天象所困。整个皇宫都知道自己是不祥之身,此时将这事宣扬出去,会被人认为自己嫉妒眉庄,诬陷妃嫔,后果就不仅仅是禁足钟粹宫这么简单了。思来想去,此事只可意会,暂时不可言传。

当滴血验亲事件发生后,安陵容明知祺贵人指认甄?的奸夫温实初是冤枉的,仍然任由皇后祺贵人一手策划告发,自己坐收渔翁之利。等皇后和祺贵人告发私通的事情败露,祺贵人诬告贵妃,必然下场凄惨,安陵容趁机除去竞争对手,成为皇后身边唯一可用之人。皇后受到重创,再也没有实力与甄?抗衡,自己也不必作为皇后的棋子,再去和任何“斗”。因为安陵容投靠甄?失败,又被眉庄设计成“不祥之身”,合宫孤立,连处在宫斗鄙视链最末端的贞嫔、康常在等都可随意践踏欺侮她,这是心高气傲“一心想要被人瞧得起”的安陵容所不能容忍的,安陵容的心里充满了仇恨。她既不愿皇后得意,也不愿甄?快活。于是,她在滴血验亲事件以“甄?一党”大获全胜结尾之时,喊出了那句“温大人,你敢说你对皇上的女人没有半分不轨之情吗?你这个人,你的情意,本身就会害死别人”,温实初与安陵容对视长达数十秒,确认过眼神,“她是知道自己与眉庄私情之人”,为了保护眉庄和孩子,温实初毅然“自宫”自证清白。滴血验亲事件已经尘埃落定,温实初并非熹贵妃的奸夫,那么,安陵容口中的“害死别人”必然不是指甄?,这点安陵容清楚,温实初亦心知肚明。安陵容安排身边宫女宝鹊报信沈眉庄,“熹贵妃受了好大的委屈”,“皇上怀疑六阿哥是熹贵妃和温太医生的”,处处捅眉庄的心窝子,故意用“私通”“混淆皇室血脉”这种话让眉庄心神不宁、惊惧难耐。果不其然,惊了眉庄的胎,致其大出血难产,生下静和公主撒手人寰,成功痛击了甄?。

“抱歉,你的安稳人生,终究被我毁了。”安陵容最怕像她母亲一样成为“弃子”,却最终也没逃过“弃子”的宿命。

(欢迎互粉交流,共同进步)

Power by DedeCms